快捷搜索:
您的位置:澳门葡萄京官方网站 > 新葡萄京五金工具 > 钢铁等大宗商品最坏时刻可能远去 - 钢厂新闻 :: 新闻中心_中钢网

钢铁等大宗商品最坏时刻可能远去 - 钢厂新闻 :: 新闻中心_中钢网

2020-01-11 22:22

新年首个交易日,沪深两市牛气十足,而大宗商品市场依然是“熊”霸天下。市场人士分析,本轮股市的上涨并非源于企业盈利好转的驱动,更多是对政策红利释放、资金面改善和市场信心修复的反映。而由于经济增速的放缓,大宗商品需求明显受到抑制,价格自然步入调整期。  展望未来,尽管股市很难再次回归熊市,但未来的拉动因素更多将基于基本面,甚至伴随着强烈的调整。大宗商品方面,除能化产业链品种外,最坏的时候正在逐渐过去,部分紧平衡工业品如有色金属最具反弹动力。  股市与期市冰火两重天  “商品市场依然我做主!”昨日,商品市场空头以行动再次证明了自己的实力:各商品期货品种全线跳水,化工品大幅走低,PTA触及六年低位,纤维板再次封于跌停,油脂油料集体走软,豆粕逼近三年低位。  而股市在2015年首个交易日大幅飙升,煤炭、有色、钢铁、石油等资源股轮番领涨,沪综指触及近五年半高位。IF1501合约高开后,在3600点附近震荡,临近午盘开始大幅拉升,终盘收于3671.4点,涨幅为2.56%。沪综指高开高走,盘中触及近五年半高位3369.28点,最终报3350.52点,收高3.58%,为一个月来最大单日涨幅。  而在隔夜全球大宗商品市场上,在经历了惨淡的2014年后,2015年首个交易日继续探底。美元指数触及近九年高位91.087,伦铜跌至四年半低位6,218美元/吨,美豆连续第四日走低。油价创出五年半低位52.03美元/桶。  值得注意的是,纽约原油在2014年暴跌一半,创史上第二大年度跌幅,新年首个交易日继续创出新的五年半低位52.03美元/桶。逐渐逼近重要的50美元关口,2008年金融危机时油价最低跌至32.40美元/桶。“油价持续的探底让那些寄望新年出现反弹的投资者失望了,到底何处是底,恐怕没人知道。”有投资者说。  油价跌势难止,也令昨日国内期货市场上化工品沦为跌幅最大的板块。PTA主力合约小幅低开后随着空头的增仓大幅走低,期价接连跌破4800元、4700元两个关口,触及逾六年低位4662元,此后陷于震荡,尾盘收于4694元/吨,跌幅为3.65%。PP1505合约盘初大幅走软,经过短暂的整理之后,期价再次随着空头的增仓下滑,终盘收低3.74%,报7597元/吨。甲醇缩量下行,收低2.38%,报2008元/吨。塑料和PVC也分别录得1.94%和1.19%的跌幅。  相关人士表示,美元飙升和中国制造业数据疲软成为近期大宗商品低迷的主要原因。“元旦假期休市期间,美元指数凌厉开局,再创近九年新高,令国内商品前路多艰。而全球制造业PMI大面积沦陷,同样令经济前景愈发堪忧。”有人士称,本周迎来关键的欧元区CPI、美联储纪要、英国央行决议、中国通胀数据以及万众期待的美国去年12月非农数据。大宗商品将迎来超级周的严峻考验。  商品市场最坏的时候逐渐过去  “昨日走势对全年走势也有象征意义上的预示和指导作用。”展望今年走势,相关人士认为,股票市场可能运行于持续上涨的牛市行情,而商品市场则运行于区域性震荡整理走势,不排除部分板块和品种持续下跌的可能性。但也有观点认为,基于对经济形势的这种判断,除能源化工产业链品种外,商品市场最坏的时候在逐渐过去,部分紧平衡工业品如有色金属有阶段性上行动力,而化工品受原油影响将仍不看好。  兴证期货高级研究员施海认为,从节后第一个交易日走势观察,包括股指期货和A股市场的金融市场展开单边涨势,而商品期货则震荡走弱,其主要原因在于,虽然两者受相同的宏观经济因素作用,但相对而言,前者金融属性、虚拟性较强,后者金融属性、虚拟性较弱,因此,前者受货币政策宽松预期较强,而后者受货币政策宽松预期较弱,直接导致股票市场走势强于商品市场。同时,股票市场资金沉淀规模、交易规模远远大于商品市场,投资投机氛围也远远强于商品市场,也直接导致股票市场走势较强,商品市场走势较弱。另外,股票市场受外盘影响较弱,商品市场受外盘市场影响较强,尤其受美元走强、原油和黄金走弱及国内商品产能过剩影响较重,导致股票市场走势较强,商品市场走势较弱。  五矿期货研究所所长王晨宇向记者表示,关于股票与商品走势的分化,应该注意到宏观经济环境的特殊背景,即2014年中国经济进入“新常态”,增速——“从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”,结构——“经济结构不断优化升级”,动力——“从要素驱动、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”,在这一背景下,A股全年涨幅超过50%,冠绝全球,是在中国经济明显下行的过程中实现的。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股票与商品的走势出现分化,本轮股市的上涨并不来源于企业盈利好转的驱动,而是更多反映了政策红利释放、资金面改善和市场信心的修复。而由于经济增速的放缓,明显抑制了大宗商品需求,使商品步入调整期,特别是以新开工和施工面积等指标为代表的房地产市场回落,使多数工业品上下游商品进入熊市,原油的连续暴跌也使能源化工品走弱。在供给相对稳定甚至部分出现增产的情况下,需求萎缩注定了商品的漫漫熊途,其他利空因素的共振使其雪上加霜。  对于后市的演绎,王晨宇认为,从市场预期看,目前市场一致预期今年股市继续向好,其逻辑是今年整体经济形势将继续调整,因此货币政策会维持宽松。但他对这种观点保持谨慎,房地产市场到了下半年有可能步入复苏,或者短暂企稳。加上去年整体房地产投资基数下滑,对宏观经济的影响就会减弱。因此今年看,经济可能存在上行风险,货币政策大幅放松预期可能无法兑现。所以,股市再次回到原来熊市的下跌通道很难,但下一阶段的拉动因素更大概率将基于基本面,或伴随强烈的调整。基于上述判断,他认为大宗商品最坏的时候可能逐步远去,部分紧平衡工业品如有色金属有阶段性上行动力。当然,受原油下跌打击,能源化工产业链依然比较悲观。

虽然美联储加息的预期自2015年伊始就打压大宗商品走势,但分析人士表示,本周的可能加息并不意味着黄金、有色金属和原油等下滑势头宣告终结。原因在于,商品市场的悲观情绪还与其他... 虽然美联储加息的预期自2015年伊始就打压大宗商品走势,但分析人士表示,本周的可能加息并不意味着黄金、有色金属和原油等下滑势头宣告终结。原因在于,商品市场的悲观情绪还与其他多方面因素有关,包括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和许多品种的供给过剩。而美联储绝不是导致商品价格当前低迷的唯一因素。 “鱼尾行情莫心急,有色熊市难反转。”有市场人士指出,考虑到大宗工业品仍处于宏观金融环境不稳、供需整体疲软及信用风险加大的悲观大环境中,预计有色金属等熊市周期下重心下移态势难逆转,任何反弹仅视为阶段性修正行情。 空头纷纷出逃 商品跌势暂缓 在美联储加息日期临近之际,多个大宗商品市场上出现空头出逃现象,并推动原油、铜等或跌至企稳,或显着反弹。 周二的纽约原油期货连续第二日反弹,主要动力来自于空头回补——即空头采取买入操作以对冲原有的头寸。这也显着遏制了油价滑向11年低位的颓势。该品种在周一一度触及34.53美元,这是金融危机期间触及32.40美元以来的最低位水平。 “所有人都在关注11年低位,但我认为,在油价下探该水准时,人们心中已萌生‘买意’,”某境外风险管理机构的负责人表示,“如果油价不作任何反弹,一路下行,并跌破该水平,会让市场倍感意外。” “投资者逢低买入,”BRG经纪公司的原油交易商Jeffrey Grossman称,该公司预计在上周跌破40美元后,布兰特原油将向该价位反弹。 伦敦铜期货市场也与原油市场类似。在昨日伦铜电子盘交易中,因投资者在广为预期的美国升息前回补空仓,伦铜周三从前一日触及的一周低点小幅上涨。 “近期市场看空程度很高,但或许要等到实际确认美联储升息之后,价格才会出现受抑后的反弹,”瑞银驻墨尔本分析师Lachlan Shaw称。 昨日国内商品期货涨跌互现,总体表现也较为平静,其中基本金属全线小幅下挫,黑色商品走势分化,化工品波动幅度稍大,油脂油料则大面积飘绿。 美加息难撼动商品长期走势 近几周有色金属市场大多无视其他因素影响而维持震荡,因投资者在美联储决议前保持谨慎。“美联储的加息是重大事件,也是所有人等待了一年的事件。”凯投宏观大宗商品经济学家Simona Gambarini说。 市场预期,美联储将于北京时间17日凌晨公布12月FOMC会议结果。但也有分析指出,无论是否加息,全球投资者都将松一口气。投资者不仅要关注是否加息,还要关注美联储主席耶伦对于后续加息节奏的表述。在全球货币政策宽松下,预计明年美联储加息步伐将低于目前的市场预期,有可能只加息一次。另外,美联储资产负债表收缩速度将非常缓慢,一年内还不会进行收缩。 而更多的分析人士认为,无论本周将发生什么情况,金属市场的悲观情绪还与其他多方面因素有关,包括中国经济放缓和许多市场供给过剩。美联储绝不是导致金属价格当前低迷的唯一因素。 国信期货顾冯达认为,从产业大环境来看,当前铜市正处熊市周期下的“寒潮”,行业景气度持续下滑,原本利润丰厚的铜矿企业受到冲击,部分矿企开始出现结构性减产,而冶炼和加工行业在微利状态下洗牌重整,然而上游减产传导需要较长时间,且金融属性褪色之下行业社会库存流出压力加大,国内铜终端消费行业缺乏亮点,电线电缆的铜需求“外强中干”,房地产新工开工增长受限,悲观的行业环境使得铜企业不得不奋力挣扎以图自救。 他认为,从期货价格走势上看,有色金属在低位有反弹需求,但趋势性反转将是困难的,虽然多数投机空头缺乏控制现货货源能力,只能通过空头回补的方式来获利离场,但有色品种当前近高远低的市场结构仍暗示对中长期后市偏悲观。目前,考虑到大宗工业品仍处于宏观金融环境不稳、供需整体疲软及信用风险加大的悲观大环境中,他预计有色金属熊市周期下铜价(35190 -260.00 -0.73%)重心下移态势难逆转,反弹仅视为阶段性修正行情,年末波动或放大。 不过,尽管今年铜价下跌,不少境外机构仍对2016年的基本金属需求保持希望。“我们仍预计中国因素影响下的大宗商品需求仅会温和下降,不会出现年初以来价格表现所暗示出的锐减趋势,”摩根士丹利在研报中称。 “其他国家的经济活动仍强劲,大宗商品贸易流通不受影响,而且生产商正在快速重新平衡,以应对低迷的价格,这也说明价格的下行风险是有限的。”该机构认为。 金银或面临更大压力 与有色金属等大宗商品不同,在全球最大经济体美国收紧货币政策之际,预计黄金和白银这两种贵金属将面临更多压力。 Natixis贵金属分析师Bernard Dahdah说,今年底之前金价有可能到每盎司1000美元。自今年夏季以来,贵金属投资者对美国利率预期的波动采取了应对措施。他们卖出黄金和其他金属,因美国一系列强劲的经济数据推高了美国今年将加息的预期。 卖出黄金的原因在于,黄金几乎没有工业用途而且不能提供收益,所以相比美元等计息资产,黄金的竞争力较弱。加息通常提振国债,打压金价,因此二者通常走势相悖。 银价一般紧跟金价步伐。瑞士银行瑞士宝盛(Julius Baer)预计,美联储加息后,银价将呈现进一步走低的趋势,到明年底之前触及每盎司13.5美元。 金价自今年7月以来累计下跌9%,银价同期下跌近12%。有分析师表示,如果美联储对加息采取更为谨慎的态度,金价和银价应该会上演最大一波反弹行情。

本文由澳门葡萄京官方网站发布于新葡萄京五金工具,转载请注明出处:钢铁等大宗商品最坏时刻可能远去 - 钢厂新闻 :: 新闻中心_中钢网

关键词: